上海敲麻麻将技巧口诀|新上海麻将在线
  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小米戲中戲:想象力能否成為新動力?

  11月27日,小米集團發布了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。

  這是小米在躋身世界500強之后的第一份財報,也是一份亮點頗多的財報。財報發布后,小米在28日一度迎來了4.35%的“罕見增長”,創下近一個月以來的最大漲幅。

  部分投行也對這份財報打出了“合格”認證。

  中信證券、野村證券、高盛、國信證券瑞信等投行,或是將小米評級上調至“買入”,或是小幅上調目標價至11-13港元之間。當然,也有投行不為所動,國泰君安就對小米的目標價進行了小幅下調。

 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小米這份Q3財報,擺脫了一發財報股價就下跌的“魔咒”,多項數據穩中有升,一個“穩”字貫穿始終。

  在5G大潮壓頂之際,“穩”字訣能否幫助小米穿過周期?

  “穩”字訣

  在這份財報中,小米的多項基本經營數據都保持了穩中有升的態勢。

  首先,小米Q3的營收和凈利潤數據都表現出色。

  據財報顯示,小米Q3營收達到536.6億元,同比增長5.5%,超過市場預期的533億元,達到小米上市以來的最高值。經調整凈利潤則為34.72億元,同比增長20.3%,也超過了市場預期值29.55億元。

  Q3實現優異數據后,小米今年已經超額完成任務。

  截至9月30日,小米今年前三季度的總收入已達到1493.7億元,同比增長14.5%,達到去年全年的85%;經調整凈利潤總額為91.9億元,同比增長37.1%,已超過去年全年總額。

  不僅如此,在營收和凈利潤之外,關鍵指標“現金流”越來越穩。

  據財報顯示,自2019年Q1以來,小米的經營活動現金流有了明顯起色,并在今年二季度實現了110億元的凈現金流入。2019年Q3,小米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雖沒有Q2那般驚艷,但也實現了29.9億元的正向現金流,相比去年同期的-13.4億元有明顯好轉。

  與此同時,比現金流更讓人心安的,是現金總儲備。據財報顯示,小米在報告期內現金總儲備達到566億元,環比增長近60%。

  從經營維度上來看,正向現金流和充沛現金儲備是小米應對風險的有力保障,是在5G大浪潮中保持自身穩定的關鍵力量。

  回到具體業務上,報告期內最亮眼的增長出現在AIoT業務領域。

  據財報顯示,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為小米帶來的收入為156億元,同比增長44.4%,占比增加至29.1%。

  喜人增速背后,生態鏈企業功不可沒。

  目前,小米投資了超過280家公司,專注智能硬件和生活消費品的公司超過100家,其中2家在美國上市,另有3家在科創板上市。

  龐大的生態鏈企業為小米提供了豐富的產品矩陣。據國金證券研報,小米生態鏈企業提供了超過4000個SKU。

  截至9月30日,小米已連接的IoT設備為2.13億臺(不包括智能手機及筆記本電腦),其中,有350萬人擁有5件及以上小米IoT設備。“小愛同學”的月活躍用戶數達到5790萬,同比增長68.6%。米家APP月活躍用戶數在2019年9月達到321萬,其中非小米智能手機用戶占比達63.0%。

  其中,增長最快的產品就是小米電視。

  據財報顯示,2019年Q3小米智能電視的全球出貨量達310萬臺,同比增長59.8%。今年上半年,小米電視在中國區的出貨量和銷量均突破400萬臺,根據奧維云網統計,小米電視在2019年Q3穩居中國大陸電視出貨量的第一位,份額達到了16.9%。

  增長都是燒錢燒出來的。在AIoT業務增速的背后,小米AIoT的銷售成本也大幅增加,從去年同期的97億元增長至136億元,同比增長40%。

  投入大、增速快,這是小米從新鐵人三項轉型“手機+AIoT”戰略后,AIoT業務交出的答卷。然而,家庭物聯網領域仍處于早期布局階段,有先發優勢的小米目前還沒到巷戰時刻。

  巨頭也有難養的兒子。從核心戰略中被擠出的互聯網業務,這一季度仍然沒能成功上位。

  2019年Q3,小米互聯網業務收入為53億元,同比增長12.3%;MIUI月活躍用戶數也同比增長29.9%至2.916億。雖然收入僅占整體的9.9%,但33億元的毛利潤貢獻了總額的40%。

  當下,小米互聯網服務的業務形態還比較單一,主要集中在手機廣告、游戲、有品電商、金融科技、電視互聯網服務、海外互聯網服務等。其中,廣告收入占了一半。

  不過,手機廣告、游戲收費已經引起了一部分MIUI用戶的不滿。小米也在進行調整,在新推出的MIUI 11中,小米逐漸加入了關閉系統廣告的設定,預裝收入也從去年的825萬元減少到今年的386萬元。

  但在手機端廣告收入下降的同時,小米在電視端的互聯網業務正在展現成效。截至9月30日,小米智能電視及小米盒子的月活躍用戶為2390萬,付費用戶為320萬,占比約13.3%。

  2019年Q3,中國大陸智能手機廣告及游戲以外的互聯網服務收入,站互聯網服務總收入的37.2%,同比增長87.8%。

  此消彼長,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業務總體同樣處于穩中有升的狀態。

  一系列亮眼數據的背后,小米的Q3財報似乎能讓投資者松一口氣了。

  然而,事情總不可能十全十美。

  與表現優異的經營數據形成對比的是,作為小米的主營業務,手機業務在本季度遇冷下滑。據財報顯示,2019年Q3小米智能手機收入為323億元,同比減少7.8%;出貨量為3210萬部,同比減少2.8%。

  手機目前仍是小米絕對的支柱業務。支柱若是歪了,其他再多錦上添花,也撐不起小米這幢大廈。

  “我們現在處于4G向5G切換期,手機市場大環境承壓,我們選擇了穩健增長,提高我們的盈利能力和現金儲備,把不良的庫存都消化掉了,所以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健康的時期,對于5G時代,我們很有信心。”

  在電話會議中,小米CFO周受資站出來為手機業務“維穩”。他將手機業務的下滑歸結于大環境,而把市場的信心和希望寄托在5G上。

  然而,大環境能把所有的鍋都背起來嗎?

  5G大餅

  無可爭辯的事實是,5G換機大潮正在洶涌而來。

  這樣的行業大變局自然會引起消費者心理的波動,很多消費者按捺住了換機的沖動,選擇繼續觀望,等待5G網絡成熟、手機價格下跌了再出手。

  市場經過擠壓蓄力之后,會在換機大潮的潮峰來臨時,爆發出極大的威力。然而,在那之前,行業卻要經歷大投入、低回報的市場教育期。

  周受資所說的大環境承壓就是指這一階段。

  然而,這可以作為小米手機出貨量下滑的理由,但又怎能用來解釋市占率的下跌呢?

  據IDC數據顯示,小米2019年Q3的全球市場占有率為9.1%%,而2018年Q3時這一數值為9.5%。

  而在國內,這一數值的變動則更具有戲劇性。

  據IDC數據,2018年Q3小米國內市占率為13.6%,而到了2019年Q3,這一數值大跌至9.8%,下降了4個百分點。事實上,國內市占率下滑的不止小米一家,OPPO、vivo也都有近4個百分點的下跌。

  而其“罪魁禍首”就是華為。

  實體清單事件后,華為手機在歐洲市場遇冷,然而在國內卻因愛國情懷的高漲而成為“國民品牌”,華為的國內市占率也從去年Q3的24.6%大漲到今年Q3的42.0%。

  手機紅海早就已經是一個零和游戲的賽場,華為一家的增長就“吃進”了其他幾家的下跌總和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小米






上海敲麻麻将技巧口诀 天津十一选五 奥迅球探网足球指数 辽宁十一选五 北京pk10 北单比分赔率怎么算 竞彩比分直播 篮球比分直播新浪 广东十一选五 陕西十一选五 新时时彩 体育比分哪里正规 快乐扑克 雪缘园及时比分 贵州十一选五 新浪体育rss 118比分网